江西航空运载135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
来源:江西航空运载135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发稿时间:2020-03-31 10:57:42


在德国读书的第二个学期,刚开学一个月,我便订好了2月下旬回国的机票。从那时起,每一天都期盼着和家人团聚,见一见在国内各地的朋友。谁知,一切计划都被这场疫情打乱。

1月下旬国内疫情暴发,我每天刷着新闻,看着上涨的人数,感觉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德国买些口罩,寄给国内的家人。

疫情发生后,没有人戴口罩。德国人普遍认为,健康人是不需要戴口罩的,只有患病的人才需要佩戴口罩。虽然无人佩戴,但在2月的德国,药店里也仍旧买不到口罩,价格也一直在涨,直至2月底意大利疫情暴发,亚马逊上口罩的价格已经翻了十倍。

回国准备:口罩戴不戴?

由于每天关注国内新闻,了解新冠病毒的传染性之强,我减少了出门次数,但仍旧觉得只有回家才安心,和家人商讨后,重新订了三月回国的机票。

回到酒店,我开始了为期14天的隔离。医生在我的房间里备好了一个医用外科口罩、矿泉水和水银温度计。隔离人员与医护人员有统一的微信群,每天在群里登记两次体温,三餐都由医生护士送到房间门口。

布鲁克代尔大学医院和医学中心的医生莫勒特说:“我们很害怕。我们试图为其他所有人的生命而战,但我们也在为自己的生命而战,因为我们也面临着最大风险。”

法兰克福火车站人来人往,没有一个人戴着口罩,人们亲吻拥抱一如往常。

法兰克福火车站人来人往,没有人戴口罩

隔离房间里备好了医用外科口罩、水银温度计和相关宣传资料